Menu
Woocommerce Menu

没有一条关于外资进入中国必须接受,宣布要对5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25%关税

0 Comment

中国政府日前发布2018年版《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推出一系列扩大开放重大措施,“取消外资限制”是关键词,这其中包括取消银行业外资股比限制,证券、基金、期货、寿险公司外资股比放宽至51%并在2021年全部取消,取消专用车和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取消除小麦、玉米之外农作物种子生产外资限制,取消特殊稀缺煤类开采外资限制,等等。

图片 1

这份新版外资准入负面清单,是对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今年4月宣布新一轮对外开放举措的具体落实,也是外资在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转型期拿到的政策红利。

央视网消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国际锐评”7月26日刊播题为《美欧暂停战火,只是缓兵之计》的文章,多家境外媒体予以转载。

然而,这个世界总有那么一些人心理很阴暗,见不得外资青睐中国庞大的市场,故意从中挑事。比如,在美国公布的301调查报告中,就有大量篇幅指责中国“利用合资合作要求、外资股比限制和行政审批程序来强制美国公司进行技术转让”,并生生造出了“强制性技术转让”一词。分析人士指出,美方这一指控根本就是条“假新闻”。

7月27日至28日,法国Radio
LCF电台facebook账号、《欧洲时报》德文网站、《德中汇报》网站、西班牙国际电台网站、环球伊比利亚APP、意大利RADIOWE网站(facebook、twitter)、葡萄牙里斯本彩虹调频台网站(facebook)、巴西圣保罗世界中波台facebook账号、土耳其经济观察网、印度《每日晨报》网站、约旦环球电台facebook账号、华人PT门户网、华人头条APP、葡新报APP(facebook、twitter)、欧联华文网、欧华联合时报网站、西非在线网站、非洲时报网站、美洲商业新闻网、日本华商网等多家境外媒体纷纷转发。7月28日,香港《大公报》《文汇报》也刊发了这篇文章。主要报道内容如下:

首先,它空口无凭。翻遍中国法律条文,没有一条关于外资进入中国必须接受“强制性技术转让”的规定,倒是不断有更新的外资准入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以及积极利用外资的多个通知等。过去40年,中国没有签署过一份强制性技术转让的协议,政府也没有接到一例被强制性转让技术的外商投诉。

当地时间7月25日下午,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白宫共同会见记者,宣布同意通过谈判降低双边贸易壁垒和缓解贸易摩擦,暂停对对方商品加征新关税。一时间,美欧在经贸问题上握手言和的声音上升。

反观美方301调查报告,它指责中国“强制性技术转让”,采信的是美国政府部门或美国公司的单方面认定,使用的是“据报道”“利益相关方认为”等模糊说法,没有举证一个具体案例。这种缺乏法律文件与实例的“莫须有”指控,估计是美国政府打压对手的一贯做法。

美欧如果不打贸易战,当然值得欢迎,因为历史经验反复证明:贸易战落后、无效、过时,且没有赢家。但是,特朗普政府这一次真能兑现诺言吗?人们记得,两个多月前,也是在华盛顿,美国与中国曾达成不打贸易战、停止互加关税的共识,但是十天后,白宫出尔反尔,宣布要对5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25%关税,令国际社会一片哗然。

其次,它偷换概念。美国指责中国“合资合作要求、外资股比限制和行政审批程序”等,本是市场准入制度的范畴,与强制性技术转让无关。根据世贸组织规则,世贸成员有权对市场准入做出保留。这一点在中国入世谈判时已与各方达成共识,包括美国在内的多数成员本身也这么做。而行政审批程序是各国通行做法,中国在审批中从未将“技术转让”作为外资进入的条件。

特朗普政府有善变的前科,人们看待其与欧盟达成的协议,恐怕会更加审慎,更倾向将其视为一次短暂的“停火”,而非正式“停战”。

因此,美国对中国市场准入制度挑不出毛病,只能玩个偷换概念、指鹿为马的把戏,把合乎世贸规则的“合资要求、股比限制、行政审批”统统与“强制技术转让”划上等号,蒙蔽不了解情况的人,给中国扣上一个不守规则的罪名。

看协议内容,首先,美欧表示同意致力于零关税、消除贸易壁垒并停止对非汽车类产品的补贴措施,将启动新一轮谈判,解决钢铝关税和各类报复性关税事宜,并加强能源合作。这些都是方向性、态度性的表述,并无落实协议的时间表、细节以及解决机制等。在协议里,美方没有明确同意停止对欧盟钢铝产品增收关税。特别是在汽车关税方面,这是欧盟最关心的问题,特朗普曾放言要让“奔驰车无法出现在纽约第五大道上”,但协议里并没有对如何解决汽车关税问题做出具体承诺。这意味着,特朗普依然拿捏着欧盟的“七寸”,可以随时派上用场。那么,这样的协议有多少公平可言?协议的双方又有多少互信可言?

第三,它创新罪名。因为没有直接证据,美国还在“强制性技术转让”一词前加了“变相”,意思是,这在中国是条潜规则,在外资与中国国企或政府主导的企业合作时,中国政府都会在背后“施压”。

其次,特朗普政府对欧洲提出“零关税”建议并不是独家原创,而是“新瓶装旧酒”。早在奥巴马政府时期、美欧就“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展开谈判时,双方就提议对超过97%的进口商品取消关税,但由于在政府采购、农产品市场准入和金融监管等领域存在不少分歧,双方谈了几年也没有谈出成果。现在,距美国中期选举只有四个月,
唯选票是从的特朗普政府,又能有多少时间与耐心,与欧盟通过谈判实现非汽车类工业品零补贴的目标?

“变相强制性技术转让”出自以自由、平等为价值观的美国政府,令人难以置信。因为,市场经济本质就是契约经济,讲究的是你情我愿。企业之间进行技术转让,是在等价交换、契约自愿原则上的交易行为,何来“强制”一说?事实是,包括美国企业在内,有相当一些外企出于占领中国市场的考虑,主动提出将一般性技术本地化,向中国合作企业收取专利费和技术转让费。

第三,欧盟是一个由28个成员国组成的联盟,各国发展程度不同,在对美国贸易摩擦问题上的态度存在着差异。既有誓言抵抗的表态,也有妥协避战的声音。尽管容克作为欧盟
“首席执行官”,在欧洲政治中的地位举足轻重,但其与特朗普达成的最终协议,必须要获得欧盟各国领导人的认可才算有效。如果欧盟任何一位领导人持反对意见,或对特朗普出言不恭,整个谈判进程可能就会出现颠覆。

如果这些企业一方面通过一般性技术转让从中国获取高额利润,一方面又指控说是被中国合作伙伴“强制转让技术”了,这岂不是得了便宜还要卖乖?美国在高科技领域对中国始终紧闭出口大门,中国倒很希望美国开放这些领域、甚至技术转让给中国,以缩小美方一直抱怨的贸易逆差。为什么美国企业不能卖高科技产品给中国?因为它们早就被美国政府强制性禁止出口到中国了。美国政府对企业这种强制性禁止出口和投资等一系列违反市场经济的行为和法律,其核心就是为了打压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发展,通过单边主义、保护主义实现所谓的“美国第一”。

美国与欧盟达成暂停加征关税的协议,更多是一种姿态性的。美国对准欧盟的贸易之枪并未放下,只是暂时来个缓兵之计,意图捞取更高要价。而且,不排除特朗普随时变脸的可能。

美国前财长拉里·萨默斯日前在接受美媒采访时表示,中国公司在某些技术上的领导地位并不是窃取美国技术的结果,而是来自于“那些从政府对基础科学的巨额投资中受益的优秀企业家,来自于推崇卓越、注重科学和技术的教育制度。”他还告诫美国政府,“维持技术领导地位的真正方法是通过技术领先,而不是试图压制中国。”

欧盟更需看到的,特朗普提出的“零关税”建议,实际上给欧盟挖了一个陷阱:如果欧盟拒绝零关税,那么就成了保护主义者,挥舞关税大棒的特朗普倒成了自由贸易者;如果欧盟同意零关税但无法兑现承诺的话,特朗普则可以违约为由,从欧盟索取更多。

有意思的是,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一直深受假新闻的困扰,并称“假新闻是美国最大的敌人”。如今,为打压中国,特朗普政府不惜颠倒黑白,用“变相强制性技术转让”这一“假新闻”来攻击中国、给中国泼脏水、编造罪名。这种零和博弈的思维、唯我独尊的霸权行为、以邻为壑的举措,才是美国最大的敌人。

那么,欧盟究竟能做出多少让步,来满足特朗普的狮子大开口呢?应对气势汹汹破门而入要求拿钱的强盗,最好的应对策略是告诉对方“我们不怕”;应对美国贸易霸凌主义的唯一办法就是勇敢面对,坚决反击。一味让步不可能得到尊重和体谅,反而可能进一步刺激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也会让“绥靖者”自身付出更大的代价。

编辑: 何柏梅

多家境外媒体转发“国际锐评”文章: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