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法国周报星期日报本月16日报道称,为什么西方人在看西方之外的问题时

0 Comment

中新网7月16日电
据中央社报道,法国周报星期日报本月16日报道称,法国总统马克龙表示,他对美国总统特朗普会回心转意,取消让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的决定满怀希望。

20世纪90年代前后,苏联解体、东欧剧变让一些西方人欣喜若狂,“历史终结论”一度甚嚣尘上。但进入21世纪不久,西方的“气数”就出了不少问题。美国次贷危机及其引发的国际金融危机、欧债危机、英国脱离欧盟、意大利公投修宪失败、欧洲难民危机等接连发生,加之社会阶层对峙、孤立主义蔓延、民粹主义滋长,这些都让西方社会“很受伤”。面对种种乱象,西方人却大多沉默了。为什么西方人在看西方之外的问题时“目光如炬”,但面对自己身边的乱象时却出现了“灯下黑”现象?

据报道,马克龙对星期日报(Le Journaldu Dimanche,
JDD)提及本周在法国巴黎和特朗普的会面:(特朗普)告诉我,他会试着在接下来几个月找出解决办法。

维护既得利益的立场使然。任何人都有其立场。不管西方人如何标榜客观、中立,但出于对既得利益的维护,他们是不愿意正视“西方之乱”的。二战后确立的世界政治经济秩序,主要目的是为了维护西方利益,对广大发展中国家难言公平正义。基于这一秩序的发展模式表面上是让整个世界都有收益,但实际上西方的收益更大,而且西方的收益是建立在对其他国家征收“秩序税”基础上的。尽管近年来出现的“西方之乱”让西方获取超额收益的边际效应明显递减,但其获取收益的绝对值依然在增加,西方社会总体实力与地位尚未发生根本变化。在这种惯性的影响下,西方人的主要精力不是用于对自身的问题进行反思,而是拿出放大镜四处寻找“敌人”“异端”和“替罪羊”。诸如全球经济下滑是因为中国不负责任让国内经济增速放缓,国际贸易争端源于中国商品的低价对外倾销,非西方移民增加是造成西方社会秩序不稳的罪魁祸首等,这些都是他们的老生常谈。

他说,我们细谈的许多事情,可能会让他回到巴黎协议。

双重标准导致思维混乱。观察评价西方是一套标准,观察评价西方之外又是一套标准,这是很多西方人惯用的伎俩。当西方之外的世界发生某一问题时,他们就会上纲上线:这不是个案,而是具有普遍性;这不是偶然的,而是必然要出现的;这虽然是一件小事,但预示着暴风雨即将到来,表明体制问题积重难返,是社会价值观的大溃败。当年,苏联和东欧一些社会主义国家失败,充其量只是采用苏联和东欧模式的社会主义没有成功,但西方人管中窥豹,宣称这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大失败。而当西方社会发生同样的问题时,他们的标准又变了:零星样本不具有分析价值;系一时情绪失控的突发事件;虽然危害较大但无关制度,更无关价值。甚至还创造出一个新概念“黑天鹅”,把明明是由西方社会制度缺陷所导致的必然性事件称为不可预测的罕有事件。面对“西方之乱”,西方人又玩起了双重标准。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