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但在酷刑的效果和白宫是否被误导的问题上不愿多谈,因为《特定秘密保护法》使日本面临着再次发动战争的危险

0 Comment

美媒:奥巴马就刑讯报告态度暧昧 陷入左右为难

日本政府不顾国民强烈反对强行在国会通过的《特定秘密保护法》12月10日正式实施。该法强化了内阁对军事、外交等国家机密事项的管理,加大了对公务员泄密的惩罚力度。日本不少学者认为,《特定秘密保护法》进一步扩大了首相的权力运作空间,安倍政权会借助这一法律更加无视民意,令政府在隐匿外交和军情信息方面为所欲为,进而开启日本通往秘密国家和军事国家的道路。

美国《纽约时报》11日报道,美国参议院本月的公布的中情局(CIA)刑讯报告引发轩然大波。严刑逼供是否有助于获得情报,中情局和参议院各执一词。报道指出,这把美国总统奥巴马置于尴尬境地。他声明反对酷刑,但在酷刑的效果和白宫是否被误导的问题上不愿多谈。

《周刊星期五》资深编辑成泽宗男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特定秘密保护法》非常危险,主要是因为特定秘密的范围界定不清,完全由政府任意指定。从更加长远的眼光来看,更多日本人应该站出来反对《特定秘密保护法》的实施,这比起将焦点集中在某个经济政策更为重要,因为《特定秘密保护法》使日本面临着再次发动战争的危险,可能使许多人无辜丧生。

报道称,CIA坚持认为,10年前对恐怖主义嫌疑人使用的残酷审讯手法是有效的。参议院情报委员会(Senate
Intelligence
Committee)的结论则是这些手段无效。在这个问题上,奥巴马没有站队。

成泽宗男说,二战结束之后,德国对纳粹进行了彻底清算,但是日本军国主义却死灰复燃,安倍等丝毫不反省侵略战争责任,这令人非常担忧。如果仔细盘点安倍再次出任首相近两年以来的各项政策,可以非常明显地发现,安倍正在为发动战争做准备。

奥巴马重申了他的看法,即这些审讯技巧构成了虐待,是违背美国价值观的,但是他拒绝回应报告提出的一个根本问题:这些手段是否带来了对阻止恐怖袭击有帮助的情报,或者说,CIA在有效性方面是否对白宫和公众进行了误导。

数百名日本民众10日中午聚集在首相官邸前,反对《特定秘密保护法》实施。

报道指出,最重要的是,这场争论让奥巴马不得不尴尬地要在盟友之间做出抉择:一边是过从甚密的顾问,被他任命为CIA局长的前助手,另一方是控制参议院委员会的民主党同僚,以及对该报告发现持支持态度的自由派人士。

寒风凛冽,想必大家比较冷,让我们通过向首相官邸表达意见来暖暖身子吧。组织者说完后,数百名民众齐声高喊反对为发动战争作准备的《特定秘密保护法》让我们阻止安倍政权的暴行等口号。

我们不打算参与这场争论,一位与奥巴马关系密切的高级政府官员称,这位官员向记者介绍了情况,但前提条件是不能在报道中透露他的身份。

无视民意是非常危险的举动,希望大家为了日本未来能够一直和平下去共同努力,来自静冈县的山田声嘶力竭地呼吁民众通过投票去保障日本的和平。山田对日本现状深感忧虑,《特定秘密保护法》使日本民主遭到破坏,安倍正在使日本回到二战之前可以再次发动战争的状态,我坚决反对战争。山田对本报记者说,为了参加今天的抗议集会,昨天晚上12时从静冈县乘坐夜行巴士,今天早上5时30分到达东京。我们坚决反对《特定秘密保护法》。

在就参议院报告做出的书面声明中,奥巴马试图保持一种跨越分歧的姿态。他先是表达了对忠于祖国的CIA雇员们的敬意,称他们在2001年9月11日的袭击后奋力保卫这个国家,我们对他们感激不尽。然而他接着表示,他们在保卫国家的过程中使用的方法,对美国的国际声誉构成了严重损害。

(一)国民知情权与市民运动:对多数暴政的免疫机制

最后,奥巴马请求国民不要再为他上任几年前的事争吵。我希望,与其让这份报告成为重启一场旧争论的理由,不如让它帮助我们,把这些手法留在它们应该待的地方过去。

尽管《特定秘密保护法》是在议会多数决通过的法律,却并不意味着它是民意表达的产物。从日本的情况看,议会多数主义存在天然的缺陷,那就是战后特殊历史下日本主权与治权分离:一方面,和平宪法赋予国民主权,在实践中依赖民众力量来排斥战前体制,保障和平主义与国民权利的实现;另一方面,在日美军事同盟框架下,议会和内阁被脱胎于战前体制母体的保守主义政治集团(以自民党为核心)所主导,这意味着治权拥有者又始终存在挑战宪法规定、加强权力的倾向。主权与治权的扭曲,决定了单纯的议会多数主义反而可能成为保守主义政治家实现其重建战前战略意图的工具。

报道说,自从六年前入主白宫以来,奥巴马一直在苦苦寻找这个问题的平衡点。在上任之初的一些举措中包括签署一项命令,禁止CIA使用酷刑。但是他顶住了活动人士的压力,在对嫌疑人进行水刑逼供一事上没有追究任何人的责任。

客观来说,在政治制度转型的过程中出现政治社会分裂,并不是日本所独有,二战后许多非西方国家在移植多数主义政治制度过程中都出现了社会分裂,并由此引起恶性党争和政治动荡。日本之所以作为一个比较成功的转型例子,在于它并不是简单地放任精英在议会内的博弈,而是也依赖议会外国民的自觉努力,克服主权和治权的扭曲状态,参与到重要的政治事务中,与执政的保守政治集团平等对话,制约多数主义。追溯历史,20世纪50年代末开始的安保斗争,正是主权与治权扭曲的一个极端反映,自民党的多数暴政导致的政治动荡迫使政府和国民寻求对多数的制约机制。

作为总统,奥巴马会定期听取恐怖主义威胁的汇报,并要负责遏制这些威胁,他对情势的看法已经今非昔比,不能再像一个候选人那样去谴责对方政党的在任者。在声明中,奥巴马不但没有指责布什授权使用这些手法,反而流露出同情的口气。

从安保斗争不难看出,能够在根本上制约保守主义政党手中的多数主义武器的,是一个相当程度上自治的市民社会空间,并以此为社会保障,而在涉及宪法秩序、国民主权的问题上,形成有组织有规模的市民运动。在前者层面,为了有效地保证市民在治理问题上的发言权,政府的信息需要有基本的透明度,而政府与民众之间的对话渠道也需要保持畅通。在后者层面,要将大众的力量整合起来,将维护国民主权和基本权利的进步思想内化为民众的共同情感,就必须有支持进步立场的、不受保守主义政治牵制的大众传媒环境。因此,知情权和媒体报道自由在日本就不仅仅是普遍性的权利语言,而是落实宪法规定的主权者权利、护卫市民和大众政治的空间、维护政治良好运转的要件。

在911发生后的一年里,面对进一步袭击的真切威胁,前任政府肩负避免生灵涂炭的事件再度发生的重任,关于如何追查基地组织,以及制止更多的恐怖分子袭击我们的国家,他们要做出痛苦的抉择,他说。

(二)特定秘密的信息限制:政府与市民在权力上的失衡

一个主要的影响来自CIA官员约翰O布伦南(John O.
Brennan),他从最初就一直辅佐奥巴马总统,先是任白宫反恐顾问,而后是CIA局长。

1985年,正值冷战时期,当时自民党曾规划过《防止关系国家秘密的间谍行为的相关法律》(略称《防止间谍法》),以针对潜在军事对抗下的间谍活动。其被普遍认为会加强政府集权,对国民主权形成压制。在市民团体和大众传媒的支持下,在野党成功使其成为废案。之后,自民党将保密相关条款散置于《日美相互防务援助等协定相关秘密保护法》、《国家公务员法》、《自卫队法》等专门法规内,国家权力适用范围也因此存在限度,没有构成一个足以威胁国民主权的全面信息管制体系。

布伦南和奥巴马的第一任CIA局长利昂E帕内塔都选择了和批评者相对立的立场,称通过审讯的确得到了有用的情报,尽管这样做依然是错的,而奥巴马发布禁令则是正确的。

然而,2013年的《特定秘密保护法》在内容上不但继承了《防止间谍法》的冷战思维,而且更接近战前体制。其内容直接指向加强对国内社会的监控和管制,直接受到打击的不是所谓的假想敌国和外部恐怖威胁,而恰恰是能够防范保守主义政府的市民运动和媒体报道。首先,法律适用范围有根本性的扩大,从专业性较强的外交、防务领域,扩大到了涉及整个社会日常治理范畴的外交、防务(也称作国家安全)、恐怖主义和外延更加模糊的特定有害活动领域,而以往法律(《国家公务员法》等)中存在的一般秘密和特别管理秘密的区分在《特定秘密保护法》体系下将被打破,一律被纳入严格限制的特定秘密范畴。其次,《特定秘密保护法》设立了适应性评价机制,对涉密人员及其家属的信息包括隐私信息进行常规的检查评估,而且不只限于国家公务员,更延伸至警察机构、政府事业外包企业,乃至民意代表(国会议员)和公益机构人员。这不仅直接降低政府信息透明度、损害媒体自由,更意味着公权力可以合法渗入私人领域。最后,秘密定义范围的宽泛性和不明确性,会带来权力滥用的危险。

布伦南在委员会报告公布后仍未改变立场。

秘密限定的宽泛和不明确,直接导致本应制衡保守主义政府的民意表达和市民运动反过来受到政府机构的限制。日本律师联合会用反核运动做了直观说明:反核运动可以被定为强行要求国家废核的政治主张,也就可能被置于恐怖主义的范畴内,而且核开发与国家安全保障相关,那么市民要获取任何与核设施和核开发相关的信息都可能触犯特定有害活动和恐怖主义的禁区。

我们的核查显示,在审讯中对在押人员使用EIT之后,的确能得到有助于阻挠袭击计划、抓捕恐怖分子和拯救生命的情报,他在声明中说,此处的EIT即加强型审讯技巧。该项目获取的情报,对我们了解基地组织是至关重要的,对我们今天的反恐行动依然有帮助。

2014年7月17日,日本政府又公布了秘密定义的55条细则,但仍然是定义抽象秘密范围扩大的威胁仍然存在。不仅如此,从处理特定秘密的管理机制看,政府完全主导了秘密限定、人员监控,以及对泄密者的惩罚。(1)秘密的实际指定权掌握在各官僚部门手中,内阁府对各部门缺乏强制力,各部门可以以对日本安全保障有显著影响的可能性为理由,拒绝向内阁府提供材料或解除秘密。(2)缺乏第三方监督。负责检查监督秘密的限定和解除状况,以及适应性评价机制实施状况的保障监视委员会由事务次官级官僚组成,难以保证中立性,而由法律和信息事务专家成员中法案的赞成派超过半数组成的情报保障咨询委员会形式上是第三方,但干预法案运用基准相关政策的权力有限,参与实际秘密指定的权限也没有法律承认。因此,《特定秘密保护法》实质上可以为官僚机构隐瞒信息提供合法性依据,更接近官僚制定,服务于官僚,官僚用于隐瞒信息的法案。

布伦南承认,该项目存在缺点,CIA犯了错误,这主要是因为,CIA还没有准备好接受自己911事件后的新角色。但是,他驳斥了CIA曾就审讯效果蓄意欺骗公众的说法。

(三)强行表决:议会多数与民意的分裂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