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9位新加坡工人党大佬们正卖力用闽南语演唱着《爱拼才会赢》,有日本政府人士称

0 Comment

在新加坡,做一个反对党很难。但为什么仍然出现了反对党?有一种较为普遍的看法是,新加坡反对党立身根基很大程度上在于该国选民对于执政党的怨气,民怨不会持久的,民意也是会随时变化的。新加坡知名反对党人士吴明盛表达了一丝担忧。

日本《产经新闻》18日报道称,日本外务省17日发出人事调令,罕见地让上任只有8个月的驻华使馆首席公使和田充广回国。在大使馆内,他是地位仅次于大使的二把手。有日本政府人士称,这是一次明显的撤换。

新加坡工人党的召集活动,图片拍摄于2013年1月23日。

和田充广

9位新加坡工人党大佬们正卖力用闽南语演唱着《爱拼才会赢》,有日本政府人士称。新加坡反对党的春节联谊

该报道称,和田是去年7月在日本外务省人事安排下出任驻华大使馆公使的。但3月17日的人事调令称,和田将兼任5月在福岛县举办的第7届太平洋岛屿峰会筹备事务局局长和国际合作局局长助理。对于和田的这次职位变动,日本外务省的公开说明称,这是为加强筹备此次峰会进行的一般人事安排。但《产经新闻》质疑,在修复对华关系成为日本政府一大外交课题的时间点上,让通常任期为2到3年的公使任职8个月就离任实属罕见。

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爱拼才会赢

和田私下的行动有问题。上述日本政府人士这样解释这次不同寻常的变动。《产经新闻》称,18日发售的日本杂志《周刊文春》最新一期以候补驻华大使的女装照片为题报道说,该杂志记者在北京得到消息说,大使馆里有不适合担当日中外交重任的人物,同时收到一张照片。照片中一名身穿女装、表情忘我的男子正在跳舞。该报道说,今年2月日本驻华大使馆召开的使馆工作人员联谊会上,和田身着女装出席。

台上,9位新加坡工人党大佬们正卖力用闽南语演唱着《爱拼才会赢》;台下,数百名工人党支持者或鼓掌附和,或用手机、相机、平板电脑找好角度,一动不动地将表演摄入其中。

和田现年54岁,1983年从日本东京大学毕业后进入日本外务省工作,曾在中国人民大学留学。2008至2011年,和田担任日本驻华使馆负责政治领域的公使。他接受过日本外务省设立的汉语研修班中国学校的培训,被认为是一名中国通。今年2月14日,在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会的活动上,《环球时报》记者曾见过和田及其夫人。和田很客气地和每个人打招呼,还同记者交换了名片,看不出有什么不同。

2013年3月2日晚上,这场新加坡阿裕尼集选区新春联欢晚会从20时开始,直到23时之后,工作人员开始收桌撤席,仍然有上百人聚在一起久久不愿离去。

在18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日本驻华使馆新闻官证实和田已于14日回到日本,外务省17日发布了正式的人事调令。至于这次调动是否与媒体爆出的女装癖有关,该新闻官回应称,由于人事变动的理由都不会对外公布,所以并不清楚。

与执政的人民行动党选区不同,在野的工人党选区举办的各类联谊活动,都不能使用人民协会的场地、动用它的资源。为此,工人党在实龙岗北1道第153座前的大草坪上临时搭建了一个大棚,棚内满满当当地摆着100张圆桌,每张桌边放着10把塑料椅子。

据该新闻官向《环球时报》记者介绍,和田此前在日本驻华大使馆主要负责使馆整体的管理和运营工作,目前尚未确定接替他的人选。该新闻官再次强调,这是一般的人事调动,日本以前也有过召回短期驻外或驻外时间不满1年外交使节的先例。人事变动由东京方面决定,并且不会对外公布原因。

参加晚宴的一千来号工人党支持者都是花了40新元门票钱入场的,不过这点门票钱可能还不够买菜的钱,只是因为大家都太热情了,需要通过售票方式控制进场人数。一位工人党义工表示。

实际上,当日的菜品十分简单,除了新加坡华人在春节时必吃的捞生外,也就陆陆续续上了几道海鱼、蹄髈、时蔬之类的家常菜肴,但这些支持者显然不是为了吃而来的。他们喝着冰镇啤酒,数落着新加坡政府的人口政策,交流着对新晋工人党国会议员李丽连的喜爱,说着各自的家长里短。那位工人党义工说:在门票销售阶段,我们就故意将各桌席打散,为的就是让大家相互结识。

标签:, ,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